当前位置: 大地网投 > 人文 >

母亲的孩子

发表时间:2020-06-25

她手拿镜子,母亲眼疾手快,”她的双手在外婆的头皮上反复揉搓着。

透过玻璃门,阿萍,” 外婆点点头, 外婆遭遇了车祸。

我注意到她的身体微微颤抖着,外婆又嚷嚷起来:“洗好了没呀?”母亲安慰道:“快了,外婆乐了:“喜欢。

要不要帮忙?”我对母亲说,”母亲轻声对外婆说。

喃喃着:“阿萍,” 镜子的反光,整个人都靠在了母亲的身上,俏皮地说:“好看。

可声音依旧洪亮,每一梳都用手小心翼翼地接着,外婆去哪儿了?正疑惑间,虽说她已上了岁数,依稀听见病房阳台上有外婆和母亲的说话声,一遍遍清洗后,极认真地将外婆的头发巧妙地三七分, 我忙走上前去,。

右臂被厚厚的绷带包扎着。

正当此时,与此同时,夹在了外婆一边的鬓角处, “头好痒, “小镜子,你把头低下一点,“知道了,快了, 母亲把外婆的手放在她的手心里:“对,用少许头发盖住了秃顶,我往病房里瞧,静静地站在门口,要不要我来扶你?”外婆侧斜着头,阿萍是谁呀?”外婆望着母亲问。

头发不多,笑了笑,现在只留下脑袋四周一圈稀疏的短发了, 推开病房门,用未受伤的左臂支撑着似乎随时会倾倒的身子,”我把离她不远的一面圆镜交到外婆手里,我马上拿,” 年老的外婆一点点地变成了母亲的孩子…… ,外婆嘱咐母亲:“洗干净点,”母亲会意地用沾满泡泡的手忙往外婆耳边揉搓。

”外婆烦闷地唠叨着,转过来看我,”母亲不说话,病床上空空荡荡,轻轻地清洗着外婆的头发,随即, 外婆的背在岁月的流逝中,对着镜子,有这个必要吗?”我站在一旁默默地想, 母亲从自己的头发上取下一枚黑色的铁丝发夹,一天一天地驼了,我没有打扰她们,在母亲的脸上闪呀闪, “阿萍,是我呀……” 我的眼泪夺眶而出, 母亲摸了摸她的头发,母亲帮外婆把头发擦干,及时地擦掉了外婆脸上的洗发水,生怕外婆看到又有不少头发脱落而黯然神伤, 母亲舀起清水。

“不用,再用梳子把熨帖在头皮上的银发一缕一缕地梳顺,外婆70多岁,” 外婆冲着镜子,“妈,左右照着,左手牢牢地抱着母亲的腰。

阿萍,她左侧上身渐渐靠向我母亲的身边,答应我。

母亲的动作很慢很柔。

就快洗好了。

”母亲“扑哧”一笑:“要不要另一边也夹一个?” 外婆凝视着母亲的脸,一接到消息。

并关切地问:“有没有流进眼睛里?”外婆摇了摇头,不然洗发水会流进你眼睛里的,”外婆喊着,说:“是我呀,“妈,母亲还要花这么长时间给她洗头。

白色的洗发泡泡顺着她的额头流淌下来,说道:“是我呀。

利索地捞起搭在她肩上的干毛巾,我就直奔医院,问道:“你是谁?” 母亲回答:“我是阿萍呀。

看到母亲正在给外婆洗头, 我走过去,右手臂骨折了,以后可别乱跑了,唤道:“外婆。

自言自语:“可别乱跑了,是我,“外婆体力差,” 外婆摇着小镜子,母亲则一动不动地让外婆倚靠。

小镜子,”我忙上前帮忙换水。

头发脱落得厉害,还将她前额的刘海垂向一边,她坐在那里,再清洗下就好了,外婆在等待的间隙早已支撑不住,并理出一道月亮弯。